您好,欢迎访问义县旅游传媒网!  登陆 | 注册   今天是
当前位置:首页 > 奉国寺 > 辽西考古辽西考古

义县“太和碑”:北魏诸碑极品

来源:义县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5-03-18 说两句 阅读:708次
  锦州义县头台乡大凌河北岸有一座千年石窟,石窟分东西两部,石窟内的塑像身姿优美,衣袂飘逸,当后世的探访者与石窟内的千年塑像目光相接,时光似悄然凝固,那漂游于塑像面庞间拈花而笑的胸襟坦达,那流溢于眉宇间看破红尘的气定神闲,沉静悠然地传递着独属于一个久远年代的风韵与声音,令游历者恍若隔世,仿佛人生一世,守候的正是这穿越时空的梦境预约。

  在石窟正殿旁,有一块长宽约一米见方的摩崖石刻,饱经岁月风雨,水痕纵横、锈迹斑斑,字迹模糊的疮痍门面,似向过往游人默然提示着一段风云激荡的千年往事……这石窟,名为万佛堂石窟,是辽宁唯一的北魏皇家石窟;这碑刻,名为《元景造像记》,因刻于北魏太和年间,亦称“太和碑”,是东北地区“最后的魏碑”。

  北魏骈文大师韩显宗撰写碑文

  1921年,一个秋日的午后,辽西名士周养庵走进尘垢扑面的万佛堂,在这块同样积满尘垢“太和碑”下唏嘘不已,随后,他出资拓了30张碑拓,当时的国内书法界为之轰动;1925年,近代文坛大家康有为仅仅看了这拓片一眼,便不吝溢美之词脱口赞曰:“此乃元魏诸碑之极品! ”;此后不久,他的学生、一位曾引领中国近代国学思潮的大家梁启超亲赴万佛堂,在这块石碑下默然良久,随即饱含深情地为其作跋曰:“其书由八分蜕入今楷,痕迹尽化而神理固在,天骨开张,光芒闪溢,神龟正光! ”;而当日本石窟考古专家池田温来到“太和碑”前时,这位以考证严谨著称的知名学者,娓娓道出了一连串令学界人士听一听便心跳加快的名字:“这石刻的碑文,是由北魏骈文大师韩显宗撰写的;这石刻的传世书法,是北魏时期与崔浩、萧显庆、郑道昭齐名的大书法家孙绍的压卷之作! ”

  在万佛堂“太和碑”未发现前,提及魏碑,书法界必以“张猛龙碑”、“张玄碑”等碑刻为魏碑之临摹经典,当“太和碑”拓片惊现于世时,此碑的耀眼光晕,令“张猛龙碑”、“张玄碑”顿时光芒暗收。

  对魏碑颇有研究的著名书法家王景芬发出这样的慨叹:“纵观拓中存字,确非凡品,余从书经年,曾遍览可寻之北碑之拓,即便世推之张猛龙、张玄亦难与之相颉颃也。其碑似当为北碑之冠首,其书刻非但为魏碑绝品,且间有以行作楷,可见北碑无行之论实谬矣! ”王景芬甚至做出如下评断:“天下窟群皆以莫高、云冈、龙门为最,然二千余品中,可与元景相媲美者,亦寥寥而已。 ”在王景芬看来,即便是闻名天下的莫高、云冈之摩崖石刻,也远不及义县万佛堂的“太和碑”。

  今天,我们看书读报,几乎每时每刻都会与端庄秀丽的“魏体字”不期而遇,我们的情感被这秀美的文字所感染,我们的思绪被这端雅的笔画所润滋,而这与我们的生活早已融为一体、拥有堂堂“中国气派”的魏体字,就来源于“魏碑”。“魏碑”也称“北碑”。北魏由拓跋鲜卑创立,统治中国北方长达一个多世纪,这一伟大王朝的书法成就影响了此后的东魏、西魏、北齐、北周,在南北朝时期,北魏立国最久,因此这一时代的书法碑刻统称其为“魏碑”。魏碑体现了中国书法由隶书向楷书转换的“进化”过程,这一阶段书法进化史的里程碑,却不是世人传诵的“张猛龙碑”、“张玄碑”,而是尘封于万佛堂内、一度不为人识的北魏“太和碑”!

  这块“太和碑”不仅具有极高的书法艺术成就,还有其深远的历史考证价值。据传,国外有学者曾对中国北方领土的“朝代归属”问题提出质疑,但当他看到“太和碑”的拓片后,看到碑刻中用秀丽的中国文字书写的朗朗上口的押韵骈文后,顿时哑口无言、立刻改弦易辙。



我想说参与讨论
网友评论文明上网,登录评论                 (共 0 条评论) 查看全部评论

先登录后发布